“沛儿”计划

2010年12月17日10:03  来源:环球企业家  作者:沈霄戈
 字号:

  辉瑞公司特药事业部疫苗业务总裁马克?斯温代尔(Mark Swindell)最近的中国之行收获了一个好消息:根据医药行业市场调研公司IMS Health的数据显示,在中国上市的所有跨国公司药品(含疫苗)中,辉瑞预防儿童肺炎球菌疾病的结合疫苗沛儿(Prevenar)是1999年有记录以来增长最快的产品,而沛儿在中国上市才刚满两年。

  据统计,肺炎球菌疾病(IPD)是导致全球5岁以下儿童死亡的首要原因,每年约有100万会因这种疾病而夭折,一些看似平常的发烧感冒,就会引起残疾甚至更严重的后果。但幸运的是,这一可怕病菌完全可以通过疫苗进行预防,且避免了依靠过多抗生素治疗肺炎带来的弊病。因此,经过几千项临床项目,将近10年研发时间的沛儿,2000年在全球一经问世就赢得了市场。

  它堪称当时最为复杂的生物制品,迄今为止也是中国市场上唯一针对两岁以下儿童的肺炎球菌结合疫苗。而目前沛儿已被50个左右国家和地区列入了国家免疫计划—但很长时间以来,这一切都与中国无关,这也让其在该市场的快速增长显得更加瞩目。

  “天价”疫苗

  “打一针到底值不值?”在中国,这是不少父母对沛儿存在的疑问。

  和普通几天、几周就能生成的疫苗相比,沛儿的生产周期长达一年,而且因为该疫苗生产过程复杂,生产能力会受到进一步限制。2004年曾出现由于产能不足,疫苗供应短缺,美国疾控中心不得不建议接种点暂缓注射第三、四针的情况。这一切都导致沛儿价格不菲,其一针要花费860元人民币。如果婴儿在3个月开始接种第一针,需接连打四针才能完成其全面免疫程序,6个月到2岁的婴儿也需注射三针。

  而和欧美不少国家将其列入国家免疫系统不同,沛儿在中国目前尚属自费疫苗。因此,即使它十年来已在全球100多个国家和地区上市,安全注射超过3亿针,要让中国父母在几元到几十元的必打免疫疫苗之外,自掏腰包上千块钱也并非易事。

  不过市场的成功与否,很大程度上源于人们的认知和观念。沛儿正式进入中国的前半年,辉瑞中国疫苗事业市场部就开始搭建团队,其囊括消费者市场团队、疾控和基层接种点团队以及儿科医生团队,并和营养品部渠道进行合作—这样的架构在当时医药公司的疫苗团队中并不多见。其目的在于帮助毫无育儿经验的中国年轻父母认识孩子成长中各种健康问题,这其中就包括在各地的“妈妈班”中宣传IPD预防。去年11月底,辉瑞还携手中华预防医学会发起了针对家长的“一分钟关注预防儿童肺炎球菌疾病”公益教育项目,特邀两位已身为人母的女明星陶虹和孟庭苇出任宣传使者。而为迎合11月2日全球第二个世界肺炎日“抗击肺炎,挽救儿童生命”的主题,“中国百城儿童抗击肺炎大行动”也在北京启动。

  疾病教育的另一大领域是基层的接种点。不过中国的情况则是治疗和预防分而治之,即负责治疗的儿科医生并不会参与疫苗接种,而负责接种的各地疾控中心和基层接种点对于传染性疾病更为重视,对这种非传染性疾病却普遍认识不够。一位母亲曾带着患肺炎一个月的儿子,特地跑到接种点询问接种事宜,而工作人员考虑孩子已经三四岁没有建议打针,导致其又患了两次肺炎—其实2至5岁儿童注射1针是依然有预防效果的。“IPD领域长期处于重治疗、轻预防的局面。”辉瑞中国疫苗事业部高级市场经理张先涛对《环球企业家》说。

  沛儿基层接种团队也遇到了类似挑战。在江浙一个高科技开发区,预防接种的基层负责人员考虑沛儿又贵又是自费,断定没有人会注射,最开始甚至拒绝进货。而实际上这个区域正被辉瑞疫苗市场部认定为一个突破重点,因为其汇聚了众多跨国企业,消费者较了解国外情况,也容易接受新健康理念。

  所以除了终端消费者外,辉瑞团队首先需转变预防免疫点负责人的观念,其“一分钟行动”2008年时就是以婴幼儿医务工作者为主导的,并在预防接种中心的医生中成立“一分钟关注俱乐部”加强对疾病的关注。而经过半年的努力,江浙高科技开发区的负责人也终于同意进货,现在这个免疫点的沛儿接种数量已在全中国市场中位居前列。

  沛儿潮

  不少人都对一个公益广告印象深刻:一位年轻母亲怀抱着可爱但却目光茫然的婴儿,面对树枝上的小鸟,婴儿心里却说:这个世界这么美,可我却什么都听不到。这个孩子正是因为肺炎球菌感染导致了失聪。

  去年,著名医学杂志《柳叶刀》公布的一份报告显示,中国患此病的人群占到全球12%,每年导致死亡病例有3万例,另有至少四分之一的健康儿童携带肺炎球菌。而目前中国国内市场上,针对成年人的肺炎球菌荚膜多糖疫苗虽然价格相对便宜,但不适合2岁以下婴幼儿接种,这意味着沛儿进入中国市场具有极其重要的意义。所以,尽管政府还无法将其纳入免费的必打疫苗目录,但是作为世界卫生组织在全球范围内大力推荐的肺炎球菌结合疫苗,它也受到了中国卫生部、中华医学会等部门的重视。

  当然,这也有赖于辉瑞不放过一切机会主动寻求与这些部门合作,它甚至支持宋庆龄基金会于两年前成立了我国首个儿童肺炎球菌疾病防治基金。加上推广上,以重点医院及高档社区入手的循序渐进原则,目前沛儿产品已覆盖到了中国大部分省市,在北京和全国各个城市的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和很多医院的预防保健科都可以接种,越来越多的家长也会主动跑来询问沛儿的情况。

  而从宏观角度看,这方面的政策出现松动也让以沛儿为代表的外资疫苗看到了更多机会。其实疫苗生产在中国一直属于敏感行业,由于涉及国家安全领域,通常不鼓励使用国外品种的疫苗。但2008年开始,上述限制已经有所松动,卡介苗和脊灰疫苗首次出现在国家“鼓励外商投资产业目录”中。中投顾问预计,未来几年中国疫苗市场的年复合增长率将超过15%。“中国医改把预防提升到了战略高度,”摩立特集团中国区高级项目经理许说,“而中国每年有1700万左右新生婴儿,父母都乐于为儿童健康投资。”

  而今,辉瑞防范更为全面的13价肺炎球菌疫苗已得到60个国家的认可,并且计划在其中一些国家上市。“我们希望能尽早在每个国家都获得卫生主管部门批准,逐步由7价肺炎球菌疫苗过渡到13价肺炎球菌疫苗,并将后者的应用扩大到成人人群中。”斯温代尔对《环球企业家》说。

  消费者正逐步被唤醒的需求意识,或许让沛儿暂时未进入中国国家免疫计划这点已非最大障碍,但高昂价格仍是其进入免费疫苗体系后所面临的挑战。辉瑞竞争对手葛兰素史克、诺华等公司,就纷纷采取了与中国合资建厂或收购的形式降低生产成本。在今年6月根据中国《反垄断法》的要求,将旗下两款猪支原体肺炎疫苗业务剥离给哈药集团后,辉瑞也透露正在疫苗方面寻求中国合作伙伴。而只有疫苗“本土化”战略的推进,沛儿才能真正掌握中国市场。

  辉瑞公司特药事业部疫苗业务总裁马克?斯温代尔(Mark Swindell)最近的中国之行收获了一个好消息:根据医药行业市场调研公司IMS Health的数据显示,在中国上市的所有跨国公司药品(含疫苗)中,辉瑞预防儿童肺炎球菌疾病的结合疫苗沛儿(Prevenar)是1999年有记录以来增长最快的产品,而沛儿在中国上市才刚满两年。

  据统计,肺炎球菌疾病(IPD)是导致全球5岁以下儿童死亡的首要原因,每年约有100万会因这种疾病而夭折,一些看似平常的发烧感冒,就会引起残疾甚至更严重的后果。但幸运的是,这一可怕病菌完全可以通过疫苗进行预防,且避免了依靠过多抗生素治疗肺炎带来的弊病。因此,经过几千项临床项目,将近10年研发时间的沛儿,2000年在全球一经问世就赢得了市场。

  它堪称当时最为复杂的生物制品,迄今为止也是中国市场上唯一针对两岁以下儿童的肺炎球菌结合疫苗。而目前沛儿已被50个左右国家和地区列入了国家免疫计划—但很长时间以来,这一切都与中国无关,这也让其在该市场的快速增长显得更加瞩目。

  “天价”疫苗

  “打一针到底值不值?”在中国,这是不少父母对沛儿存在的疑问。

  和普通几天、几周就能生成的疫苗相比,沛儿的生产周期长达一年,而且因为该疫苗生产过程复杂,生产能力会受到进一步限制。2004年曾出现由于产能不足,疫苗供应短缺,美国疾控中心不得不建议接种点暂缓注射第三、四针的情况。这一切都导致沛儿价格不菲,其一针要花费860元人民币。如果婴儿在3个月开始接种第一针,需接连打四针才能完成其全面免疫程序,6个月到2岁的婴儿也需注射三针。

  而和欧美不少国家将其列入国家免疫系统不同,沛儿在中国目前尚属自费疫苗。因此,即使它十年来已在全球100多个国家和地区上市,安全注射超过3亿针,要让中国父母在几元到几十元的必打免疫疫苗之外,自掏腰包上千块钱也并非易事。

  不过市场的成功与否,很大程度上源于人们的认知和观念。沛儿正式进入中国的前半年,辉瑞中国疫苗事业市场部就开始搭建团队,其囊括消费者市场团队、疾控和基层接种点团队以及儿科医生团队,并和营养品部渠道进行合作—这样的架构在当时医药公司的疫苗团队中并不多见。其目的在于帮助毫无育儿经验的中国年轻父母认识孩子成长中各种健康问题,这其中就包括在各地的“妈妈班”中宣传IPD预防。去年11月底,辉瑞还携手中华预防医学会发起了针对家长的“一分钟关注预防儿童肺炎球菌疾病”公益教育项目,特邀两位已身为人母的女明星陶虹和孟庭苇出任宣传使者。而为迎合11月2日全球第二个世界肺炎日“抗击肺炎,挽救儿童生命”的主题,“中国百城儿童抗击肺炎大行动”也在北京启动。

  疾病教育的另一大领域是基层的接种点。不过中国的情况则是治疗和预防分而治之,即负责治疗的儿科医生并不会参与疫苗接种,而负责接种的各地疾控中心和基层接种点对于传染性疾病更为重视,对这种非传染性疾病却普遍认识不够。一位母亲曾带着患肺炎一个月的儿子,特地跑到接种点询问接种事宜,而工作人员考虑孩子已经三四岁没有建议打针,导致其又患了两次肺炎—其实2至5岁儿童注射1针是依然有预防效果的。“IPD领域长期处于重治疗、轻预防的局面。”辉瑞中国疫苗事业部高级市场经理张先涛对《环球企业家》说。

  沛儿基层接种团队也遇到了类似挑战。在江浙一个高科技开发区,预防接种的基层负责人员考虑沛儿又贵又是自费,断定没有人会注射,最开始甚至拒绝进货。而实际上这个区域正被辉瑞疫苗市场部认定为一个突破重点,因为其汇聚了众多跨国企业,消费者较了解国外情况,也容易接受新健康理念。

  所以除了终端消费者外,辉瑞团队首先需转变预防免疫点负责人的观念,其“一分钟行动”2008年时就是以婴幼儿医务工作者为主导的,并在预防接种中心的医生中成立“一分钟关注俱乐部”加强对疾病的关注。而经过半年的努力,江浙高科技开发区的负责人也终于同意进货,现在这个免疫点的沛儿接种数量已在全中国市场中位居前列。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相关新闻 查看关于 疫苗 的微博
相关推荐
我有话说已有0位网友发言看看大家都说了啥
自动登录
用户名: 密码:

正在验证用户信息...
推广
热点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
免费手机资讯客户端下载